首页 > 联盟资讯 >新闻内容

面对疫情,深圳出台租房新政策

来源:租客网 2020年04月01日 02:05

3月17日,深圳市住房和建设局转发《深圳市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办公室关于疫情防控期间开展住房租赁有关工作的意见》(简称《意见》)。《意见》要求保持住房租金价格稳定,同时引导依法理性减免租金,支持住房租赁企业稳定现金流。

《意见》指出,疫情期间,住房租赁企业应切实履行社会责任,保持住房租金水平的稳定,杜绝哄抬物价、不明码标价等违法行为。同时,住房租赁各方当事人应本着守法守约、互谅互让原则,协商分担疫情造成的租金损失,任何一方不能违法强制要求对方作出让步。

轻资产住房租赁企业与业主就租金减免未协商达成一致的,不能违法停止支付业主租金;协商一致的,住房租赁企业应将业主减免的租金惠及承租人

住房租赁企业应切实保障承租人的合法居住权,不得违法违约驱赶承租人。

《意见》亦明确,各有关单位要进一步落实《深圳市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中小微企业贷款贴息项目实施办法》(深工信规〔2020〕3号),为符合条件的住房租赁企业提供贷款贴息支持。

鼓励银行业金融机构按照依法合规、风险可控、商业可持续的原则,向住房租赁企业提供金融支持。同时,对受疫情影响到期还款困难的住房租赁企业,可予以展期或续贷,不得盲目抽贷、断贷、压贷。


关键字:

相关推荐

李嘉诚卖掉遭油价重创的能源公司,与加拿大油砂企业抱团取暖

在新冠疫情与油价暴跌造成的灾难性冲击下,李嘉诚决定出售旗下已有80余年历史的加拿大老牌石油公司赫斯基能源(HuskyEnergy)。赫斯基是李嘉诚家族构筑海外能源版图的起点,曾是最赚钱的“现金奶牛”,但疫情下疲软的需求和全球经济重创石油公司,赫斯基的股价自今年初以来已下跌70%。当地时间10月25日,加拿大油砂生产商CenovusEnergy与赫斯基能源公司同意以全股票方式进行合并,合并后的公司将以CenovusEnergyInc.的名义运营,总部仍位于加拿大阿尔伯塔省卡尔加里。包括债务在内,此次收购的总价值为236亿加元。油价重压之下,Cenovus的日子也好不到哪里去,今年以来其股价跌超60%。该公司在2017年购买了康菲石油公司的油砂资产,背负上沉重债务,这一风险在加拿大重油价格暴跌之际急速放大。该交易将缔造出加拿大第三大石油和天然气生产商、加拿大第二大炼油商。双方表示,这项交易已获得Cenovus和赫斯基能源董事会的一致批准,预计将于2021年第一季度完成。根据交易规则,赫斯基能源股东将获得0.7845股Cenovus普通股另加可认购0.0651股Cenovus普通股的认股权证,以交换其拥有的每股赫斯基能源普通股。公开资料显示,长江和记实业有限公司(CKHutchisonHoldingsLimited)和李嘉诚的L.F.Investments(Barbados)Ltd.合计持有赫斯基能源公司约70%股份。以此计算,交易完成后,李嘉诚和赫斯基能源的第一大股东长江和记将共同持有新公司约27%的股份。两家公司称,合并将产生一系列效应:比如互补业务可产生12亿美元的协同效应,增强现金流,有利保持投资信贷评级;在WTI原油价格达到36美元/桶的情况下,公司预期自由现金流可实现收支平衡,2023年盈亏平衡线可进一步下降到33美元/桶;净债务对调整后EBITDA比率预期在2022年低于两倍等。阿尔伯塔是加拿大的石油天然气重镇,非常规石油储量庞大,已探明储量达1654亿桶,仅次于委内瑞拉和沙特阿拉伯。但是,阿尔伯塔北部出产的油砂与环保人士的关系早已剑拔弩张。此外,在新冠疫情突袭之前,由于长期面临原油出口管道限制,该地区的油砂渐失光芒,当地生产商被迫接受高额折扣。今年以来的油价大跌更是进一步凸显了油砂的开采成本劣势。能源咨询机构RystadEnergy、WoodMackenzie都将油砂炼油盈亏价格定在每桶45美元左右,一些项目成本能够维持在20至30美元之间,但其余项目的成本要高得多。相比之下,全球产油成本最低的沙特,桶油成本不到10美元。正因为此,在超低油价风暴中,开采成本较高的油砂、页岩油成为石油企业率先减产的对象。据李嘉诚基金会资料记载,1970年代,经历了当时的能源危机,李嘉诚意识到能源业务的前景值得看好。1987年初,李嘉诚家族及和黄集团开始购入加拿大赫斯基能源公司的股权,其后由于赫斯基的合作伙伴出现财政困难,李私人大幅增加持股量。2001年时,赫斯基能源为和黄贡献的利润不过9亿港元,到2005年已经升至35亿港元。另有媒体报道,根据当时加拿大的商务法则,外国人不能购买“财政状况健全”的能源公司。彼时除油价低迷因素带来资金周转困难外,赫斯基并无出现债务危机。李嘉诚家族凭借长子李泽钜于1983年已加入加拿大国籍,绕过上述投资限制。从赫斯基开始,此后30年间,李嘉诚屡次购入石油资产,且多次在石油暴跌期间抄底。近几个月,北美油气交易尤为活跃,Cenovus与赫斯基的合并只是其中之一。就在数天前,康菲石油公司同意以97亿美元的全股票交易收购专注于Permian盆地的钻探公司康乔资源(ConchoResourcesInc.),这是今年以来最大的页岩行业交易。责任编辑:李跃群校对:刘威

2020年10月27日 10:45

眼见公寓租赁高楼起,眼见它楼塌了

要说近几年什么行业发展的最为迅速,公寓租赁行业可以说一马当先。长租公寓的市场大吗?大!前景好吗?好!虽然全国各大市场长租公寓这块饼又大又香,但是真吃起来还真不太容易。从默默无闻到新晋黑马,2017年公寓租房无疑是“风口上的猪”,一时间风头无限。各种政策红利加持,引的不少企业大佬纷纷下场分一块蛋糕,分蛋糕的人多了,行业的竞争也就不可避免的激烈了起来。眼看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广大公寓品牌们从房源、装修、出租、租后,每一个环节都有着操不完的心。2020年,对长租公寓来说是动荡不安的。2020年的一场疫情让公寓运营商们面临着生死考验,武汉封城近两个多月,许多房子面临着退租、免租、租不出去的局面,其他地区也因受到疫情的影响,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房子也是很难租出去,许多房源只能空置,空一天亏一天。“因为疫情,今年的淡季来的很早,做了五年的长租公寓,今年感到越来越迷茫了。”王凌经营着一个公寓长租品牌,从2013年进入到这个行业,对他而言,七年来今年是最难过的一年。战战兢兢,如履薄冰,这是许多公寓运营商的真实感受。王凌的公寓规模在500套左右,每套的房租在3500左右,今年的他已经不敢再进行扩张了,除非能看见新的“希望”。“现在的拿房成本越来越高了”王凌说到。我们算了一笔账,在一线城市两室房子拿房成本将近2000元,加上装修、人工、管理等成本,装修出来的公寓最高只能租到4000元,达不到中间的差价,根本没得赚。好不容易将房子装修好,以为终于可以开张运营出租了,然而并没有,疫情结束后长租公寓行业受到不小的打击,怎么租出去成了所有公寓品牌运营商的一个难题。纵使通过一些租房平台、租房软件、新媒体等渠道有一定的租客,但依然有很多的中小公寓运营方房子依旧在闲置,人少房多,就造成了很多品牌公寓闲置的局面,闲置就代表着没有收益,没有资金回流,长时间的闲置对企业来说是致命的打击。针对房子的空置率高的问题,租客网建议一些运营比较吃力的公寓商们可以将闲置房源挂在平台上,借助平台的力量来尽可能的减少自己的损失。现在长租市场已经步入了90后主导的时代,年轻人追求个性,喜欢享受生活,租金可以贵一点,但洗衣房、厨房、各种家电、物业服务等配套设施不能缺,你说你设施不完善,那对不起,我不租!你说说,没有这些配套设施,你怎么长租?对中小公寓运营商来说当下最重要的问题就是如何减少自身的负担。你说装修也装好了,设施配套也齐了,租也租出去了,但是烦心事好像并没有完。租客停水了你得去交涉吧?断电了你得去维修吧?租客钥匙锁屋里了,你得去给解决吧?大事没有,24小时小事不断,为了各自各种小事忙的团团转,不仅增加了额外的人工费用,还降低了顾客对品牌的满意度,怎是一个“愁”字了得!近两年的长租公寓行业本就不好做,一场疫情更是让长租公寓行业雪上加霜,不知道今年长租公寓的运营商会不会失眠呢?在竞争日益激烈的公寓租房行业,租客网认为,无论是哪种类型的公寓,产品才是最核心的竞争力,想让更多的人来租房,公寓的配套和服务,便捷的交通和位置得先让客户看得见,面对困境,找对解决的办法,才能在这次疫情挑战中存活下来。

2020年05月11日 11:40

此心安处是吾乡,你要的归属感,租客网给了!

美国著名社会心理学家亚伯拉罕·马斯洛认为归属与爱的需要是人个体最为重要的心理需要。就像中国人过年必须回家一样,那盘热腾腾的饺子,贯穿的是一生的眷恋。但江湖之大,除了过年回家,租客们的归属感又该何去何从?出门在外打拼的租客们,远离家乡,背上行囊,来到陌生的城市,这里霓虹闪烁、高楼林立,是钢筋水泥的丛林,这里是北京,是上海,是广州,是深圳……但这里不是家,租客们为了能够租到一间干净的单间,只能过着浮萍一样的生活。当一天忙碌的工作结束,工作带来的满足感逐渐消亡的时候,当你在拥挤的地铁里被挤得昏昏欲睡的时候,车辆行驶的声音,报站的声音,嘈杂的人群声都与你无关,你像被放空,在平行世界的一端,望着这座华美的城池,万家灯火却无一与你有关,因为你租的房子要到期了,房东要涨租,可你还没有找到下一间合适的房子,你在这座城市,没有归属感。【房子没有给我温暖,因为搬家让我更加孤独】“搬家让我看清了生活的本质,因为很多东西都带不走,扔了又舍不得,这像极了在深圳生活的样子,我们能力有限,能保护的,能保住的人或事物是有限的。”——深圳某租客北上广深这些大城市承载了年轻人的梦想,却也让漂在这里的人们感受到了租房的艰辛。“租房没被骗过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深漂”。对于这些城市来说,年轻人们是开拓者、是未来,但是在租房子这个问题上却让他们尝尽艰辛,大部分的年轻人在“黑房东”“黑中介”的压榨下选择了承受和妥协,而那些选择走法律途径维权的租客却也屡屡碰壁。【法律需要变革,租客群体的权益问题应当受到重视】人民日报近日发布微评:给租赁市场消消毒——从发布虚假房源信息,到恶意克扣押金租金,从违规使用住房租金贷款,到强制驱逐承租人……租赁乱象迭出,到了非重拳治理不可的地步。依法出击,长效监管,清扫租赁市场的种种潜规则,是时候让不法中介付出应有的法律代价。租赁生态健康,租客才有归属感。小小的家,小小的愿望。爱这座城市,就在这里安个家,租客网积极迎合国家政策,致力于租赁生态健康,让租客有归属感,让家的形式有了另一种解读,租客网以“好生活,租着过”为目标,以生活租赁、服务租赁和租客安全三位一体,全网首提“大租客”概念,包容并济,将市面上的各种共享、租赁和外包在平台进行资源整合,打造完整租客产业服务链,开拓租客生态系统的无限可能。租客网颠覆传统行业的运营模式,推出信用保障安全体系。租客网整合了众多包括个人房东、租赁中介、房产经营商等在内的优质房源,同时允许个人及房东免费使用平台,只要在租客网上成功注册一家租客服务店,即可享受租客网亿万套房源信息。此心安处是吾乡,你要的归属感,租客网给了!

2020年04月07日 16:19